欢迎访问最好的毕业论文网!www.osmsg.com
《四声猿》悲剧意识研究

论文作者:历史论文
发表时间:2017-2-21

【摘 要】明代杰出戏剧家徐渭创作的《四声猿》,在艺术上取得极高的成就,作品中寓意富于多解性和含混性,徐渭一生命途多舛,《四声猿》的取名寓意明显,作品中反透视着抹不去的悲剧意识.
  【关键词】《四声猿》;徐渭;悲剧意识
  《四声猿》是明代杰出文学家、戏剧家徐渭的代表作品。其寓意的多解性和含混性,让它像自己主人一样是个谜。它由《玉禅师翠乡一梦》、《狂鼓史渔阳三弄》、《雌木兰替父从军》、《女状元辞凰得凤》)四部杂剧组成。徐渭的一生都充斥着悲剧色彩。幼年失怙、青年丧偶,家园零丁,科场顿挫。后又受胡宗宪案精神失常,46岁时杀妻入狱,晚年一直贫困潦倒,73岁时在贫病孤独中死去。徐渭天赋异禀,却时运不佳。家庭的不幸,科举失利的社会压力,让他屡遭精神上的折磨。《四声猿》从寓意和内容上都有对徐渭自身境遇的投射。四部剧从不同的角度反复表现了徐渭的人生遭际,不同的程度展示出他人生的悲剧意识。
  一、怀才不遇,借狂发愤
  《狂鼓史》是徐渭晚年的作品,但放在了《四声猿》的首位。是有一定原因的。《狂鼓史》中祢衡才华横溢,孤高狂傲,却怀才不遇。与徐渭有几分相似,可以说是作者自喻。徐渭借祢衡之口骂出了权贵的无耻,社会的黑暗;也骂出了自己的骨气和才气。《狂鼓史》中对祢衡形象的描绘,展示出饱学才子在人世间怀才不遇,屡遭迫害的社会现实。这一声猿叫,是撕心裂肺的。也是徐渭内心深处挥之不去的隐痛。
  徐渭一生参加多次科考,都以失败告终。在名利为重的社会上立足,发展仕途。科考失利无疑是最大的打击。徐渭“九岁能为举子文,十二三赋雪词,十六拟杨雄《解嘲》作《释毁》。”徐渭后来到胡宗宪那里任职,受到“国士”待遇,一时仕途得意。好景不长,胡宗宪因攀附严党入狱并死于狱中,徐渭的仕途梦被打破。后来他又投靠过李春芳、吴兑、张元忭等,都没有得到重用。徐渭的好友沈錬也因得罪严嵩,迫害致死。
  自己科考失利,仕途梦的破灭,朋友遭权贵的陷害,让徐渭对封建科考制度的不合理,社会黑暗的现实看的真真切切。明沈景麟《狂鼓史·序》云:“渔阳意气,泉路难灰,世人假慈悲学大菩萨,而勤王断国之徒,多在涂脂调粉之辈,文长所为额蹙心痛也。……借正平身后一骂,以发挥其抑郁不平之气。”徐渭借祢衡之口,抒发内心不平、愤懑之气,在《狂鼓史》中写的畅快淋漓。正如剧中弥衡回答判官时所说“小生骂座时,那曹瞒的罪恶未如此之多,骂将来冷淡寂寥,不甚好听。今日要骂座呵,须直捣铜雀台分香卖履,方痛快人心。”
  二、风俗败坏,讽刺伦理
  《玉禅师》,一部看似纯佛教题材的剧作,有着很强的伦理色彩。据王骥德《曲律》中的记载,《玉禅师》是徐渭的“早年之笔”。民间早就有度柳翠的故事,徐渭根据民间流传又增饰创作出这一杂剧。全剧笔调辛辣、犀利,对僧侣的讽刺入骨三分,也间接地批判了佛教的虚伪。这与年轻时徐渭反传统思想有很大的关联。而这种反传统的思想又不得不与徐渭的成长经历,当时的社会环境相联系。
  徐渭虽为徐家幼子,而身份有些尴尬,其生母是嫡母苗氏的婢女,在徐家没有名分,后又被苗氏赶出徐家,这对童年的徐渭也是不小的打击。虽有苗氏的看护,但还是要依仗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名不正的尴尬,加上寄人篱下,那种难言之痛也是可以体会到的。这样的经历,让徐渭对一些社会上存在的不合伦理的现实很敏感也无可厚非。再加上看到社会风俗败坏,佛教虚伪的一面,创作出《玉禅师》也顺理成章。
  历来学者对《玉禅师》的创作意图和寓意有多种猜测,《玉禅师》也是《四声猿》中寓意多解、含混最明显的剧作。但它作为第二个猿声,悲啼的意味也是隐含在其中的。徐渭作为一个怀有远大抱负的文人,对社会有极大的关切。借助剧作不仅抒发内心不平之气,也有对社会丑恶现实的揭露。
  三、人生如梦,祸福难定
  《雌木兰》、《女状元》在《四声猿》中堪称“姐妹篇”。都是描写女扮男装,取得功名的故事。《女状元》和《雌木兰》一文一武,充分表现了两位女子卓越的才华和本领。这也看出徐渭对女性的肯定和赞美。如果徐渭仅是因为对嫡母苗氏的才华和正妻潘氏贤惠的美好印象,而对女性形象大加赞誉的话,《雌木兰》和《女状元》在《四声猿》中的感情基调就值得商榷了。猿声之悲,闻者皆泣,此中必有难言之痛。
  女性在封建社会中建功业、取功名,本不可能。而徐渭剧中的两位女主人公,不仅得到朝廷重用、社会认可。最后也是家庭美满。即使是梦中也难以做到。徐渭八赴科场,次次失败。本有建功立业之雄心,而无奈时运不济,命途多舛。将自己的志向寄托在剧中女主人公身上,做一场荒唐的梦,来安抚沉痛的心。在《雌木兰》中对木兰立功的描写岁寥寥几笔,但也表达出“借彼异迹吐我奇气”的愿望。《雌木兰》和《女状元》以圆满结局,这也预示着女性还是要回归家庭,依附男性。就像徐渭要通过科举考试,才能在仕途上有一番作为。徐渭的人生如梦一样,只是悲剧的成分多些。
  《四声猿》的艺术成就得到了极大的认可。汤显祖曾赞誉:“《四声猿》乃词坛飞将,辄为演唱数通,要得生致文长,令自拔其舌。”袁宏道评说:“余谓文长无之而不奇也,无之而不奇,斯无之不奇也!”徐渭的门生——明代戏剧理论家王骥德也曾感叹道:“徐天池先生《四声猿》,故是天地间一种奇绝文字。《木兰》之北和《黄崇嘏》之南,尤奇中之奇”。徐渭人生的悲剧,使他遭受很多的磨难。但也成就了他的艺术生命,当他挥笔创作《四声猿》,以抒发内心难言之情时,一个永恒的艺术生命出现在文学长廊中。徐渭狂放不羁,任情任性,狂放孤傲,却有才华横溢。他悲剧的人生在当时没有得到关切, 而后来者又有多少与他的作品沟通,关注曾经消逝的灵魂!这也算他身后的一件幸事!
  参考文献
  [1] 徐渭集[M].北京:中华书局,1983.
  [2] 冯俊杰.谈《四声猿》杂剧的“奇绝”[J].中华戏曲, 1986.
  [3] 张新建.徐渭论稿[M].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1990.
  [4] 江兴祐.奇人怪才—徐渭传[M].南京:浙江人民出版社,2008.
  作者简介:左秀慧(1987- ),女,汉族,河北邢台人,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2011级古代文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本论文由免费论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www.osmsg.com/essay/42848.html
osmsg.com © 2016 毕业论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