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最好的毕业论文网!www.osmsg.com
资本老板们的共同秘密(选摘)

论文作者:经济学理论论文
发表时间:2017-2-21

白蓝送了礼物退出房间,慢慢回到车上,一会儿就见许量与樊先生下来了,他们站在院子里私下交谈。
  樊先生问许量:“老许,当初你没有进军小额贷款公司,有没有后悔”
  许量心情复杂,他早就见识了国内的小贷公司风起云涌,心中不太后悔却难免觉得遗憾:“说不后悔那是在宽慰自己,虽然小贷公司不完善但其实也是一个值得尝试的新领域。我会找到进入这个市场的最佳措施的。”他还是想去投资经过市场考验的小贷公司股权,找成功的小贷公司股权进行收购,而不是经营小贷公司,直接去承担市场风险。
  因为距离远,又隔了车窗,白蓝不知道他们在谈论什么,但看见樊先生给了许总一本书。
  这车是许总在北京的朋友提供的,因为需要私密拜访,许量就安排白蓝开车。此时,白蓝低着头,犹豫着要不要给资本之鹰会所的另外一个老板洪羽菲报告许总的行踪。她是商场的后起之秀,也很擅长分析:许总在樊先生的带领下,进入部长家门的时间是下午1点,现在是冬季,听许总说部长无论春夏秋冬都有午休的习惯,可今天例外,这说明樊先生与部长的关系非同一般,能够改变领导习惯的手下才是比领导更值得交往的朋友;同时也说明了许总在部长和樊先生心中的地位不低,否则不会这样破例的。
  当白蓝再次抬头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没有打电话的机会了,许量大步向她走来,她赶紧发动了奥迪车。
  车的发动机声音低沉,很柔和。她在心里自责道:白蓝啊,你就是优柔寡断,既然许总和洪总都把你当成自己人了,那么做一下双面间谍又何妨呢车门打开,许总上车的时候,车身下沉,她的心思也下沉了。
  白蓝又转念想:许总和洪总不过是一对欢喜冤家,现在看起来似有什么感情纠葛,可以后呢她可不想到时候两个老板一通气,自己立刻从精明的双面间谍变成被蒙在鼓里的傻瓜。
  许量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大声说道:“白经理,请你跟随樊先生的车,他到哪儿,我们就到哪儿。”
  白蓝的眼神锐利,已经看见了许总手中的书叫《一个经济杀手的自白》,她暗想自己必须尽快买到这本书。这种反应既是她能够在许量面前取得信任的原因,也是她刻意向洪羽菲模仿女强人的结果。有时候,某些方面,她甚至开始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许量已经与樊先生说好去参加一个饭局。外地老板来北京办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安排饭局,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吃对一顿饭,虽然不可能像官员那样飞黄腾达,但可能会一本万利却是千真万确,可马虎不得。
  他们去的饭局很特殊,非常重要。
  证监会是中国投资者耳熟能详的,而今天的主宾就是证监会的阮副处长。请客的却不是许量和樊先生,而是从杭州来的一个企业家杨总。
  车水马龙中,樊先生在前面引导,白蓝的车技不错,很顺利到了目的地。这时许量见到了今天请客的杭州企业家杨总,心情不错,连忙说:“幸会幸会!”
  企业家大名叫杨德义,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南方人,身材不高大,看起来却精明强干。只是很简单地攀谈几句,许量就知道自己还真应该来,他们谈笑之间提起的两个人都是与许量渊源不浅的朋友,一个是许量在西南财大的同班女同学陈丹阳,另一个是洪羽菲的父亲洪战。
  很快,他知道杨总与洪羽菲不太熟悉,也知道了杨总的企业规模,甚至知道了杨总还借款给洪战的天海集团。而许量也是对等地说了自己公司的一些秘密,用秘密交换秘密,这是老板们的游戏,但许量只字不提洪羽菲与自己合作的事情,对于洪战,他也只说是朋友,不太深交的那种熟人关系。
  都说商场如战场,但战斗打响的地方基本上就是饭局和欢场。久经考验的许量酒量不错,但他很注意不喧宾夺主,今天的主宾是阮副处长,其次是樊先生。
  阮副处长是樊先生介绍的,他们之间推辞了半天,最后还是杨总居中主持饭局,樊先生坐了杨总右手边的主宾之席,阮副处长坐了左边的次席。许量思忖一下,主动地坐在阮副处长的旁边,白蓝去樊先生旁边了。
  谈笑之间,他们尊重阮副处长,都不约而同地把他官职中的“副”字取消了,而阮副处长却偏偏要把“副”字强调出来。白蓝在一旁听着他们之间的称呼,心中好笑,她作为资本之鹰会所的客服部经理,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呢阮副处长这样刻意保持距离,不是不想与杨总、许总这些老板接触,而是在待机而动、待价而沽。
  等到菜陆续上齐,大家肚中有货之后,在樊先生、杨总和许量的指示之下,白蓝联合了杨总的助理小习开始了进攻,目标就是阮副处长。
  小习看起来二十五六岁,与白蓝都是美女,她们虽不是顶级的那种美得惊艳的女子,但都是饭局高手,处理人际关系,那可是得心应手。
  阮副处长不过三十多岁,还没到不惑的年纪,难免在美女、美酒和美言中很快败下阵来。
  樊先生有意招呼许量和杨总交流,他已经在推杯换盏中把介绍他们相识的目的说得明明白白。
  许量与杨总正在谈资金合作的事情。他们站在饭桌一边,端着酒杯却不急于喝酒,相互之间把悄悄话控制得非常好,既不让不远处的阮副处长不愉快,又让阮副处长会意到他不是今天唯一重要的人,这就是饭局控制的技术之一。
  等美女的敬酒词说得差不多了,许量就配合杨总,开始亲近有点儿不高兴的阮副处长。
  樊先生向许量介绍了杨总旗下的一家高科技公司正在冲刺创业板,虽然大局已定,但阮副处长的帮助也是必不可少的。企业上市,三分业绩,三分概念,四分运作,运作就是关系与权力的有机结合,任何门神都不可以得罪。
  在PE投资领域,资金不再是稀缺资源,而是项目为王了。许量对是否能够投资杨总的项目感兴趣,刚才试探了一下自己的基金是否有幸投资参与,杨总除了哼哈一句并没有太多的表示,许量知道他们之间真正的交易机会还没有出现。在商场中,交易机会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需要像猎人一般耐心等待。
  饭局如下棋,到了中盘,大家酒至半酣,开始说起了段子。樊先生开了一个好头,说的是“爹转弯”的故事:“从前,有一对父子住在山上,每天都要赶牛车下山卖柴维持生活。因为山路崎岖,弯道很多很危险。于是,他们分工合作,父亲有经验,坐镇驾车,儿子眼神较好,总是在要转弯时提醒道:‘爹,转弯啦!’有一次,父亲病了没有下山,儿子独自驾车。到了弯道,牛怎么也不肯转弯,儿子用尽各种方法,下车又推又拉,用青草诱之,牛一动不动。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子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有一个办法了,他左右看看无人,贴近牛的耳朵大声叫道:‘爹,转弯啦!’牛应声而动。”   樊先生说得绘声绘色。其实,大家都在微博中看过这个段子,但还是半真半假地笑起来。
  “牛依靠条件反射的方式活着,而人则以习惯为生。一个成功的人知道如何培养好的习惯来代替坏的习惯。当好的习惯积累多了,自然会有一个好的人生。”杨总喝完杯中的酒,想起自己从农村孩子打拼为企业家的艰苦,很认真地总结道:“所谓成功就是一系列的好习惯。”
  轮到阮副处长,他原本想说一个搞笑的段子,但毕竟带了点情色,欢场能够说,饭局说却实在不雅,他也就哈哈一笑,掩饰了尴尬,把酒杯高高举起,仰头喝下半杯权当一杯罚酒。
  杨总是酒喝多话就多的人,他抢了先,没有说段子而是讲了一个故事:
  一位衣冠楚楚的犹太人来到纽约一家大银行,说:“我想借些钱。”
  “好啊,只要您能提供相应的担保,无论借多少都可以。”贷款经理答道。
  “1美元,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说过,只要有担保,再多些也无妨。”
  “我只要借1美元,这些是担保。”犹太人说着打开皮包,取出了一大堆票据和珠宝,“总共价值50万美元。够了吧”
  “当然当然!不过,您真的只要借1美元吗”
  “是的,但我要求可以提前归还。”
  “没问题。这里是1美元,年息6%,为期1年,可以提前归还。归还时,我们将这些票据还给你。这里是合同。”贷款经理虽然感到不解,但这人带来的票据都是真的,而且显然没有违反规定。
  “谢谢!”犹太人在合同上签字后,接过1美元,正准备转身离去。
  “等等。”经理有点好奇。
  “还有什么事吗”犹太人平静地问。
  “我实在不明白,这些票据值那么多的钱,您为什么只借1美元呢您知道,即使您要借三四十万美元,我们也是很乐意的……”
  “是这样的。我必须找个保险的地方存放这些票据,而租个保险箱又得花不少费用。放在贵行又安全保险,又能随时拿回,一年只要6美分,实在划算。”
  杨总把这个故事讲得很精彩,许量和白蓝对视了一下,他们早就知道这个故事,而且是不同的版本。可许量有点自愧不如,杨总的语气、语调和动作是那样恰如其分,已经完全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许量心想:这个故事的真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发现杨总是一个完全能够控制自己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值得尊重:不能够控制自己的男人,怎么去控制别人
  轮到许量和白蓝,他们都嘻嘻哈哈,只是躲话不躲酒。
  而商人好斗,但大家都是朋友,只消闲片刻,就又选择了雅斗。
  小习提出“剩女”的话题,并指名道姓要许量说说作为优秀男人对此的认识。
  樊先生带头起哄,阮副处长和杨总热烈附议,许量实在推辞不过,只好评价道:“当然,如果你年过三十岁还是剩女,那就要仔细思考了。其实,剩女并不是不幸的代名词。我们的幸福就是我们的感觉,我们的世界也因为我们的感觉而存在。”
  大家都饶有兴趣地停下动作,认真听许量的观点,因为无论他说什么,都会不可避免地透露出关于他的一些有用的信息,大家收集一些以备后用。
  整个晚上,大家喝酒很尽兴,聊天很投机,自然权钱交易也就顺顺利利。毕竟阮副处长是樊先生能够把握的人,不然,大家没有这样随心所欲的氛围。(编辑/可敬)
本论文由免费论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www.osmsg.com/essay/42796.html
osmsg.com © 2016 毕业论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