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最好的毕业论文网!www.osmsg.com
量词“枚”古义复活现象浅析

论文作者:艺术论文
发表时间:2017-2-20

[摘要]近年来,现代汉语量词“枚”出现了诸如“一枚压缩袋/帅哥”的超常搭配,这在古汉语中其实并不鲜见。量词“枚”古义复活的原因是:第一,汉语具有允许该词进入的内在机制;第二,网络媒体为其“复活”提供了条件;第三,“枚”古义的复活满足了人们的某些心理需求。正是这些原因使得这类“否定之否定”的现象频频出现于汉语普通话之中。
  [关键词]枚 古义复活 原因 趋势
  [中图分类号]H13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5349(2013)06-0072-02
  量词“枚”在古汉语中使用较为广泛,且与通用量词“个”有着承接关系。在现代汉语中,“枚”的使用范围已经非常狭窄,王力(2004)、张万起(1998)都对其适用范围缩小的历史演变过程做出了细致入微的描述。但近几年来,“枚”的量词义在日常生活,特别是网络用语中逐渐泛化,出现了诸如“一枚压缩袋/帅哥”等的一系列特殊用法。这些用法与其在古汉语中的用法一脉相承,体现出词义复活的现象。对于这类现象,曾柱(2010)已经有所研究,但多是简单的描写,并未深入分析原因。本文拟描写量词“枚”的超常搭配,对其语义流变和产生原因进行简要分析,并探讨其未来的发展趋势。
  一、量词“枚”在现代汉语中的用例
  (一)“枚”在现代汉语中的常用搭配
  王力(2004)指出:“现在像‘一枚针’‘两枚奖章’之类,有些是方言,有些是书面语言;在普通话的口语里,‘枚’字简直可以不用了。”而《现代汉语词典》对量词“枚”的解释是:“跟‘个’相近,多用于形体小的东西”。那么,“枚”在现代汉语中的实际使用情况究竟是如何基于“北大CCL语料库”中“枚”的12409个用例,我们对其常用搭配进行了统计,其情况如下:
  如表中所示,仅做与奖牌(奖章、金牌等)有关物名的量词就占了用例的近50%;搭配武器相关的物名(导弹、武器、子弹、核弹等)的用例占了近25%;搭配花、针、小型球型事物(弹珠、珍珠等)与小型圆形事物(钱币等)的总和占了约10%。不难看出,王力的上述说法有些绝对,词典的释义比较符合语言实际。而从统计中直觉地来看,我们更赞成陈绂(2002)的说法:“现在,只能用‘枚’来称量的事物大概只有火箭了。其他如邮票、钉子、奖章、针等,虽然也可以用‘枚’来称量,但是,它们同时也使用其他量词,而且使用其他量词的频率比使用‘枚’更高”。这说明,“枚”在现代汉语中有一定的使用范围,但是其搭配能力是相当有限的。
  二、“枚”在现代汉语中的超常搭配
  但是,近年来媒体语言中却出现了不少超出上文所提及的用法,如以下用例(见于“淘宝”等在线购物网站的商品标题):
  (1)金冠豆豆首饰整理收纳袋套装11枚迷你旅行收纳整理袋(豆豆个人专业护理);
  (2)一次性二层口罩餐饮口罩美容口罩无纺布口罩100枚入(sanqimedical);
  (3)宜美纳防菌一次性手套(24枚)用途广泛(爱尚佳家居专营店);
  (4)家朵出口日本优质双面洗碗海绵便利海绵擦超值5枚入(在臣家居专营店);
  (5)多功能塑料衣架米奇晾晒架/晒衣架/晒鞋架三色三枚装(柠檬家居)。
  同样,在电视媒体购物节目中也有用例:
  (6)真空压缩袋一共5枚,请快快拨打订购电话。(杭州生活频道“好易购”栏目2012年5月1日)
  其中“枚”可以用于片状物例(1)(2)(3)(6),块状物例(4),甚至衣架例(5)。
  与之相类似,曾柱(2010)谈到的“枚”做量词修饰人的现象:
  (7)一首歌、一句台词、一位笑星或者美女,乃至一枚公司老总,春晚一露脸,全国大流行。这就是春晚的骄傲。(《时代周报》2010年2月25日)
  (8)立威廉,怎么看都是帅哥一枚吧,不过相比于明道、阮经天沸沸扬扬的绯闻,立威廉可称得上是绯闻绝缘体。(《新快报》2010年3月1日)
  比较《现代汉语词典》的释义、北大CCL语料库的事实和现实中媒体语言的用法,我们不难发现:量词“枚”的搭配对象较之词典的说法是大大扩展了:不仅可以与“体型”小的事物相搭配,而且可以搭配如“衣架”“收纳袋”“手套”“口罩”等相对较大且形状各异的物名,甚至出现了一些修饰“人”的用法。显然,这些都是词典和从前的学者们的研究中所没有提及的,是一种“超常”搭配,但这并不是新产生的,而是与古汉语和方言有着传承关系的。
  三、量词“枚”超常搭配产生的原因
  (一)历史因素
  “枚”的超常搭配在语义上与古汉语存在的传承关系。上节1~8例中“枚”的量词用法在古代汉语中早有使用。王力(2004)指出:“天然单位的单位词在先秦已经萌芽了,但真正的发展还是在汉代以后。最常见的是‘枚’字。”在“个”取代它之前,“枚”一直是汉语中常见的通用量词:
  (9)城郭以成,仓库以具,阖闾复使子胥、屈盖余、烛佣习术战骑射御之巧,未有所用,请干将铸作名剑二枚。(《吴越春秋》)
  (10)至来年二月,得鲤鱼长一尺者一万五千枚,三尺者四万五千枚,二尺者万枚。(《养鱼经》)
  (11)又高为城垒,多积木石,编作草苫数千万枚,益贮鱼膏数千斛,为战守备。(《三国志》)
  (12)又特赐汝绀地句文锦三匹、细班华五张、白绢五十匹、金八两、五尺刀二口、铜镜百枚、真珠、铅丹各五十斤,皆装封付难升米、牛利还到录受。(《三国志》)
  (13)有女一枚年十八,有妖一洞号三绝,撇下年老志诚的爷。(《西游记》)
  可见,古汉语量词“枚”可用于描述兵器等器物数量,相当于现代汉语中的“个/只/件”;可用于描述鱼等生物数量,相当于现代汉语中的“条/个”;还可以用于描述铜镜、草苫等形状扁平的事物,相当于现代汉语中的“个/张”;甚至可以修饰“人”。陈绂(2002)认为:“在当时可以用“枚”称量的事物非常广泛,包括动物、植物、建筑物、衣食等以及生产工具、交通工具、文具、饰物、乐器乃至一般器皿、日用什物,等等。”较之于同时期的个体量词如“条/块/只”等,“枚”的使用范围要广得多。   不难看出,量词“枚”在现代汉语中的超常搭配,与古汉语中的用法是一脉相承的。其实质是使用者放弃使用现代固有的专用物量词,转而使用“枚”的古汉语用法的结果。这就是说,古汉语中“枚”的搭配机制,是媒体中“枚”超常搭配产生的依据。这种超常搭配,实质上是对“枚”的称量能力萎缩于隋唐时期和“宋元时期‘枚’……出现的频率大为下降”(张仪2008)这一历史趋势的反动,是为了追求语言的“陌生化”,借此达到出奇的修辞效果。
  (二)社会因素
  大众传媒,特别是网络的不断发展,为“枚”的古义重现提供了“发生平台”。曾柱(2010)在谈到“枚”修饰人这一现象时指出:“网络这一新媒体为其提供了复活的平台,这一用法最初可能出现在各种网络论坛,如:‘觅若干枚帅哥共同烧烤!’(某高校BBS论坛)‘这枚帅哥是谁’(天涯论坛)”
  “枚”的其他“超常”量词用法同样产生于网络,区别在于这一现象主要出现在“在线购物网站”,而非“论坛”。“枚”的超常搭配之所以在此类网站中频频出现,与“枚”在日语中作为个体量词有关。日语的“枚”可以描绘薄而扁平事物的数量(对应汉语片/张/块/件/幅/个)如:枚の(一幅画)1枚の着物(一件衣服)6枚セットの皿(六个一套的碟子)千の切符2枚(两张一千日元的票)5枚(五张纸)皿2枚(两个碟子) かけぶとん2枚(两床被子)6枚(六扇门)1枚(一片叶子)板2枚(两块板子)ビスケット1枚(一块饼干)れんが1枚(一块砖)。日本商家往往把“数字+‘枚入’”(意即内含多少数量物件)作为外包装的数量标记词,因此近年来这类现象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中国的网络购物网站。以淘宝网作为研究样本,以“枚入”作为关键词,我们的搜索结果是:
  表中数字体现使用频次,左侧为高频使用类,右侧为低频使用类。高频使用“枚入”的门类主要是日常生活用品,其特点是价位低、消耗快。这些低价日用品正是网购行业最主要销售产品,因此促进了量词“枚”的广泛使用。究其使用缘由,还是因为在“淘宝网”创办之初,充斥着一些廉价但质劣的产品,这在消费者当中影响很差。商家为了挽回客户群,必须通过简短的言语来吸引消费者。“数字+‘枚入’”的标记,实际上是日本某些按个体计算的商品的特有标志,这使得这一词语变成了日本进口商品的特征。而国内商品给消费者的印象远不如国外商品。商家使用“枚入”,是为了迎合消费者的消费心理需求。不难看出,日本商品外包装的“枚入”,应该是购物网站使用“枚”的主要诱因。
  除购物网站外,只在商业场合,例如电视购物等广告(例6)中,“枚”的超常搭配才有少量出现。这说明,“枚”的超常使用场合还非常有限,也反映出其超常使用产生的原因是网络购物的蓬勃发展。
  由此可见,“枚”超常搭配的出现,离不开网络媒体这一“沃土”。网络是“枚”古义再现现象得以发生的重要原因之一。
  (三)方言因素
  网络语中许多备受推崇的新词,大量来源于方言。“枚”的超常用例的出现也不能排除方言影响,例如,《中国方言地图集?词汇卷》第194条:海南省琼海市现在同时使用着“枚”和“个”作为个体量词;湖南省蓝山市仍然使用着“枚”作为表示“个”的个体量词,“枚”可以修饰“人”。媒体语言中使用“枚”的古汉语用法,跟这些方言用法相近。使用方言,从心理上来说是为了追求语言的亲切感,这也是“枚”超常用例出现的可能性之一。
  四、结语
  综上所述,量词“枚”的搭配对象从古到今经历了一个从宽到窄的过程,如今却又出现了从窄向宽的演变。“枚”的古义重现是一种“否定之否定”现象:随着时代的进步,那些死亡了的词义或搭配会受外界刺激而突然重现在人们的生活中。就目前掌握的语料来看,“枚”有进一步泛化的趋势:
  (14)这时有几位女观众瞅准时机,跑上舞台鲜花,并顺便“熊抱”了小沈阳一把,更有一位女粉丝趁机在他脸颊印上香吻一枚,惹得“惊喜”的小沈阳大喊:“你别走!”(“百灵网”2009年11月24日)
  (15)送你一枚童话。(《羊城晚报》2010年5月18日)
  这类使用于抽象事物的搭配在古汉语中未曾出现。这说明了泛化是一种趋势。另外,“枚”在电视广告语(例6)中的出现,也表明它呈现出一种向口语扩散的趋势。
  【参考文献】
  [1]陈绂从.“枚”与“个”看汉语泛指性量词的演变.语文研究,2002年,第1期.
  [2]张万起.量词“枚”的产生及其历史演变.中国语文,1998年,第3期.
  [3]曾柱.“枚”的扩张.语文建设,2010,第10期.
  [4]王力.汉语史稿.中华书局.
  [5]曹志耘(主编).汉语方言地图集?词汇卷.商务印书馆.
本论文由免费论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www.osmsg.com/essay/42770.html
osmsg.com © 2016 毕业论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