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最好的毕业论文网!www.osmsg.com
亲情,在惶恐中延续

论文作者:文学论文
发表时间:2017-2-19

有人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兜里没钱花”,我最怕的不是兜里没钱花,而是老家突然来电话。用妻子的话说,我这是“做病”了,得了“老家电话恐惧症”。是的,说起这病根,还得从四年前父亲的离去说起。
  2010年元旦,我跟妻子正在逛街,突然接到河北老家大哥打来的电话,说父亲病重,要我速归!大哥平常很少主动打电话给我,他突然来电话,说明父亲病的一定很厉害。我赶忙买了当天下午的火车票,心急如焚地往老家赶。在奔波了10多个小时后,我终于来到了父亲的身边。然而,就在我走进家门的10多分钟后,父亲眼睛没睁开一下,话没说一句,就永远地离我而去了。
  父亲走了,家里只剩下了年迈的母亲。母亲身体一直不好,生活勉强能够自理,身边离不开人照顾。村里的三姐搬来跟母亲一块住,承担起照顾老人的职责。为了经常能够了解到母亲的身体和生活起居情况,我给三姐买了一部手机,有事没事的时常打个电话给她。每次跟三姐通话,我第一句总是说,老娘好吗三姐先是嘿嘿一笑,然后再跟我讲起母亲和家里的情况。时间一长,只要在与三姐通话之初能够听到那一串“嘿嘿”的习惯性的笑声,就说明母亲一切安好,我的心里也就随之踏实下来。几年来,我总是主动打电话给三姐。我只所以这样做,替三姐省话费是一个方面,最主要的原因是害怕她突然来电话,传来什么不好的消息!
  那年元旦大哥突然打来的一个电话,让我永远地失去了父亲。从那以后,无论是大哥还是守在母亲身边的三姐,只要他们任何一个人给我打来电话,我就会立刻惊惶失措起来。
  人常说,长兄为父。自从父亲去世后,大哥对我这个排行最小的弟弟愈发关心起来。有时候他会打个电话给我,询问一下我的生活和工作情况。大哥每次来电话,我常常会豪无耐心地打断他,急切地询问老娘的情况。几次下来,大哥好象感觉到了什么,便轻易不再给我打电话,平常没事都是我打给他。
  自从父亲离去,我十分担心母亲会突然在某一天也离开我。很小的时候,我就产生过害怕失去母亲的恐惧,甚至想,哪怕母亲陪到我30岁都行。结果真的感谢上苍,母亲一直陪伴我到今天。
  母亲今年已经84岁的高龄了,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几年前走路就靠拄拐棍一步一步挪。今年四月份的一天,母亲突然不会动弹,住院十多天才有所好转,可再也不会一个人下地,大小便也得需要人侍候。母亲住院期间,我因为正在负责一项重要工作,强忍着内心的无限牵挂而没有回去,计划着在5月底工作完成后回去好好陪陪老娘。可是人算不如天算。5月中旬的一天中午,大哥突然打来电话,说母亲昏迷不醒已经两天,要我赶快回家跟母亲见上一面!撩下电话,我急忙向领导请假,在当天下午踏上了开往老家的火车。一路上,我不停地向上苍祈祷,希望母亲挺过来,醒过来!
  第二天上午,我终于回到了故乡,来到了母亲身边。只见母亲脸色蜡黄,双目紧闭,气息微弱地静静昏睡着。我抓起母亲冰凉的双手,大声地呼唤着,希望能够把她从昏睡中唤醒。可是任凭我怎样呼唤,母亲却没有任何反应。我的泪水大颗大颗地往下落,心痛的如刀割一般。
  母亲嘴巴始终张着,舌头直直地外伸,看上去又干又硬。三姐说母亲两天两夜滴水未进了,一点水也喂不进去。听到这里,我想这样下去,即使不被病魔折磨死,也会被活活饿死。在我的提议下,三姐将母亲扶起,我尝试着用吸管给母亲喂水。一开始,水刚挤到嘴里就流了出来,于是我尽量将水往母亲的嗓子眼里喂,没想到随着喉咙蠕动,母亲竟然咽下去了几口。母亲的这一点点表现,让每个人都激动不已,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的曙光。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和哥哥姐姐们瞅准时机给母亲喂水、喂奶,母亲下咽的一次比一次顺利,最多一天竟然喝下去了多半盒牛奶。就在母亲昏迷后的第四天,随着我的呼唤,她的眼角竟然有眼泪流出,而且有时眼睛能够微微睁开。母亲的状况一天天好转,在第五天天亮的时候,她突然冒出一句“天亮了”!听到这句话,我和哥哥姐姐们喜极而泣,激动的泪水像断线的珠子一样从脸颊滚落。
  不知是我们的孝心感动了上天,还是母亲生命力顽强,她终于苏醒了过来,身体和意识恢复的一天比一天快,一天比一天好。因为有公务在身,我怀着不舍与牵挂告别了家乡,告别了母亲。从老家回来已经月余了,我每天都要给家里打个电话,只有听说母亲安好,我的一颗悬着的心才能够放下。前两天,三姐夫在电话里说,老娘的胃口越来越好,脑子也像过去一样好使起来,而且又开始管起闲事儿来了。这是我每次打电话最希望听到的事情,这样的消息对于我来说,比升职加薪还要叫人激动和欢喜。
  我现在仍然像过去一样,最害怕突然接到大哥或三姐打来的电话。一看到他们打来电话,我会立刻变得心惊肉跳起来。我知道,母亲总有一天会离开我,那个令我最担心的电话迟早有一天会打过来,但我真的希望,希望那一天晚些来,再晚些来!
本论文由免费论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www.osmsg.com/essay/42733.html
osmsg.com © 2016 毕业论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