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最好的毕业论文网!www.osmsg.com
美军国防语言能力培养新战略对我国军校外语教学的启示

论文作者:教学论文
发表时间:2017-2-18

摘 要 美国国防部在2011年颁布了《国防部语言技能、区域知识、文化能力的战略规划:2011~2016》。在这份文件中,美国国防部提出了外语战略的愿景:国防部人员能够将语言技能、区域知识、文化能力有机融合,满足现在与未来的需求。充分理解美军国防语言能力培养的新战略,有利于我国军校树立新的外语教学理念,改革教学模式、课程设置、实施计划、测评方式等,实现军队学历教育模式的转型。
  关键词 国防语言能力 《战略规划》 军校外语教学
  中图分类号:H319 文献标识码:A
  0引言
  9?11 事件引发了美国对非传统安全的思考, 将语言问题纳入国家安全战略范畴。美国国防部认为语言能力对于军事行动成功与否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2005年颁发《国防语言转型路线图》,首次对国防语言能力建设提出了较为全面、系统的规划。
  面对现实战略环境,在总结国防语言前期研究和实践的基础上, 2011年1月底由美国国防部负责人事和战备的副部长办公室牵头,主办了一场题为“语言和文化: 一种战略需求”的高层论坛峰会,将美国国防部、政府其他机构、企业和学界的300 余人聚集在一起,共同商讨如何提高全军文化意识和语言学习能力。同年2月颁布了《国防部语言技能、区域知识、文化能力的战略规划:2011~2016》,这是美国国防部在国防语言文化发展战略上的又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美国在国防语言战略建设规划方面不断推陈出新,其模式虽不能被复制,但通过借鉴其成功经验,可以有效推动我国国防语言建设与发展。 因为以增强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的能力为目标,需要不断提高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 我军亟需打造一支既精通专业又具有较强外语能力的复合型军事人才队伍。 作为军队外语人才培养的主要阵地,军队院校的传统外语教学不能走传统的老路,改革之势迫在眉睫。 充分理解美军外语能力培养新战略的内涵和特征,有利于军校树立新的外语教学理念,改革教学模式、课程设置、实施计划、测评方式等,实现军队学历教育模式的转型。
  1军队外语能力
  军队外语能力指的是 “一个国家的军队运用外语处理事件的能力, 其服务范围包括常规战争、非常规战争(例如反恐、维和等)、军事科技、军事外交、军事情报等”。(文秋芳,2011)。因此,一个军队外语能力、区域知识和文化能力的高低, 不仅有助于该军队在联合军事行动中树立良好的国际形象, 同时在很大程度上也决定了关键信息的获取、分析、处理和传递,从而直接影响全军战斗力。例如,随着中国海军护航常态化,海军走出国门与世界各国交流的机会将会更为频繁。 护航官兵在执行随船护卫、查证驱离、武力营救和到外国港口补给休整等任务时,既要熟练掌握军事、装备和外交等方面的大量专业英语词汇, 又要正确了解当地文化知识,才能在提高工作能力的同时增强自信心,为体现中国海军国际性军种的良好素养, 成功完成作为传播和谐理念使者的神圣使命做好准备。
  2美军外语能力培养的新战略
  战略规划指的是具有明确的愿景、目标和措施,拥有一定时间跨度的计划。(文秋芳,2013)美国负责人事和战备国防部副部长Stanley 在《战略规划 2011-2016》的开篇致辞中讲到:“美国是全球领导者, 其国家安全和利益与国际社会息息相关。因此为成功地满足美国全球任务的行动需求,美国的军人和文职人员都必须有所准备, 应对国际环境中语言、地理和文化的复杂性。”(DoD,2011)这充分表明高度重视国防语言战略规划的美国政府,已经把语言、文化和区域纳入“作战能力”的范畴,并视之为国家安全的一种战略需求。 作为一个长期奉行海外驻军和将战争推进到海外最前沿的国家, 为具备必要的能力和所需的技能,美国在军队外语能力培养战略上做出了最大胆的创新。国防部 《战略规划(2011-2016)》包括四个方面: 预设、愿景、三项目标以及预期的十一项结果。
  (1)预设。“预设”中的规划要素由战略规划设计者确认,以构成对该规划的整体框架并影响战略选择。 通过对美国国防部《战略规划(2011-2016)》中所做的这七项 “预设”的分析,不难发现这些“预设”基于复杂性的国际环境对外语能力的现实需求。只有将语言技能、区域知识和文化能力有机结合,通过调动合作伙伴和盟军的语言资源展开多边国际合作,美国才有可能在当下和未来的军事或非军事行动中取得成功。
  (2)愿景和目标。《战略规划(2011-2016)》制定的愿景是:国防部人员能具备所需的语言技能、区域知识和文化能力这三者的结合体,以满足现在与未来的需求。语言被美军认为是21世纪“武器库”的最新“武器”。“目标”由“愿景”决定,是愿景的解读与细化,为愿景的实现提供系统的支持。《战略规划(2011-2016)》确定了三个目标。文件指出,成功实现这三项目标将有利于美国的现役军人和文职人员在参与国际行动时顺利克服语言和文化障碍。目标1旨在确认美军现在和未来对语言技能、区域知识和文化能力的需求,构建对分析结果传递的规范、透明程序;目标2强调上述三个能力的有机融合,建设和发展全军外语能力的机制与制度;目标3侧重于加强自身与伙伴国家的外语水平以促进协同作战能力,建立广泛的合作关系。这三个目标从不同角度对语言技能、区域知识和文化能力的发展做出比较系统的战略规划, 客观地反映了当前和将来一段时期内美国国防语言战略的需求,着力解决带有全局性和战略性的问题。
  (3)预期结果。“预期结果”是达到“目标”的途径,从《战略规划(2011-2016)》 所列出的十一项来看,更像是“目标”被分解后的具体体现。与“目标”一样,“预期结果”是支持“愿景”的成功实现。
  通过对十一项预期结果的分析,可以看出有以下几个特点:第一,需求的确认执行标准化。首先开发一套新方法,根据国防部现在与未来军事任务提出需求(identify);接着对提出的需求进行确认(validate);然后通过透明的决策程序对提出的需求优先排序(prioritize);最后建立规范程序, 把排序的需求形成准确的信号传达到有关部门(demand signals)。第二,能力的融合强调制度化。为确保语言能力、区域知识和文化能力的有机结合,国防部力图建立健全培训、教育和人事方面的机制。优化的人事管理和分配程序便于国防部合理规划和调整语言人才的分配;根据当下和将来军事任务的需要,科学建设与改进培训和教育项目有利于全军官兵有效提高和拓展其国防语言能力。第三,合作的建立寻求广泛化。为了充分调动一切可能的语言资源,美国国防部寻求广泛的国际合作,充分利用伙伴国家和盟军的语言能力,拓宽训练渠道,力求在多边合作中达到共同提高。   3对我国军校外语教学的启示
  新世纪以来,国际形势复杂多变,传统和非传统安全领域面临前所未有的调整,各国之间的军事实力竞争日趋激烈。在错综复杂的安全环境中,如何有效应对多种安全威胁,提高部队整体战斗力,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我国的军队现在和将来要在不同语言、地区和文化环境下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这对我军外语能力水平提出了严峻的挑战。作为军队外语人才培养的主要阵地,军校外语教研人员应当关注美国国防部的 《战略规划2011-2016》,重视其提出的将语言、区域和文化能力有机结合地向多维外语能力打造。
  (1)倡导国防语言素质培养的新理念。在全球化和信息化背景下,一个国家的外语能力越强,国家竞争力就越强,就能更好地维护其安全利益。我们至今没有从国家的战略利益来安排自己的外语能力的建设。 因此,我们应充分认识到外语能力在当今国际事务中所发挥的作用无法替代。过硬的外语能力和精良的装备同等重要,都是国家核心竞争力和国家软实力的体现,与国家安全利益息息相关。为贯彻总部关于院校教育向部队靠拢的指示,体现教育训练与军事需求结合、与部队训练结合的思想,笔者认为军校外语教学应着眼武装力量多样化运用对新型军事人才外语智能的新需求,在全面打牢学员通用英语基础的同时,倡导国防语言素质培养的新理念,帮助学员打造“语言”武器,以适应新型作战对国防语言支援力量的需要。
  (2)突出外语教学内容军事化的新特色。新型军事人才的培养要求军校在开展外语教学时要准确把握学员的需求和应用前景。首先可以尝试对通用英语课程所采用的地方统编教材内容进行合理适度的军事化拓展和改造。以每个单元的主题为中心,选准嵌入外语教学时所适用军事化内容。以《新标准大学英语(读写教程)》第一册第十单元Environmental Matters为例,教员可以通过嵌入Environmental Security(环境安全)这一概念引导学员积极思考战争对环境可能带来若干影响,补充广岛原子弹爆炸等经典战例的相关英文材料阅读以拓展学员的军事视野。同时部队院校应积极编写军事英语系列教材,更好地衔接后通用英语的教学。如解放军理工大学编写的《国防语言课程系列丛书》、《军事英语视听说教程》和《英语国家军政概况》等教材冲破了传统外语学科专业界限,瞄准以外语为载体的世界军事、国际军情、国际军政动态、外军联合作战知识、高新军事技术等内容, 保证外语教学在内容上有“军”味,一方面使学员在真实的语料中掌握地道的表达方式,另一方借助“语言”的媒介以最直观的方式拓展其军事和文化视野。
  (3)树立培养学员四维国防语言能力的新目标。国家利益在全球的拓展必然推动国防语言能力的拓展。 虽然我国已从“本土型”国家逐步发展为“国际型”国家(李宇明,2010),但是我国的安全环境和发展利益与美国有所不同,因此国防语言能力的构成要素也不尽相同。全球化时代我国所面临的国家安全问题趋于复杂和多变, 在贯彻积极防御的军事战略方针下,我国的军事力量越来越多地参与国际反恐演习、世界维和救灾、护渔护航打击海盗和多军兵种跨国联合作战演练等。 鉴于此笔者认为我国军校外语教学应树立培养学员四维国防语言能力的新目标,即语言技能、国际视野、前瞻思维和对象国文化能力的有机结合,以满足当下与未来的需求。为了使院校教育更好地与部队训练衔接,军队院校外语教学应着眼当下和未来需求,培养学员牢固的语言技能,用国际化的视野和前瞻性的思维来理解和把握对象国的文化,为将来在全球遂行多样化的军事任务创造良好的条件。
  (4)构建独特的军校外语能力测评的新体系。现在的军校外语课程测评手段主要还是依赖全国性考试,考察学员是否达高等教育英语能力的统一标准。然而,目前军校毕业生走上工作岗位后跟部队的需求相差甚远。具备最强外语水平的美军在十年前就开始推行第五代国防外语水平测试(DLPT5),对美军外语技能的考核进行标准化测试。(高翔,2013) 因此,为了使外语真正贴近军校学员的学习生活和部队建设的实际需要,军队院校应积极探索符合各军兵种需求、科学评估外语水平的测评方案,以解决费事低效、训用脱节的问题,改革教学模式,充分利用军事化的教学内容,促进教学效果的提升,在军队院校转型的大背景下,满足未来岗位对军队人员外语能力的需求。
  4结语
  美军认为只有掌握了应对危机需求的快速反应能力或“浪涌”能力(surge capability),才能有效应对各种传统和非传统的安全威胁。如果说2005年的《国防语言变革路线图》 是为了解决美国外语人才短缺的严重问题而颁布, 可以看出那时美国军队外语能力的发展还处于被动反应阶段(a reactive period)。但是2011年《战略规划:2011~2016》则为美军在2011年至2016年的外语能力建设做出了科学系统的规划,标志着美国军队外语能力的发展已进入主动应对阶段(a proactive period)。虽然我们不能机械照搬美国国防语言的战略规划,但通过该战略不难发现要想打赢未来战争,需要大量人员精通相关地区的语言与文化。从事军校外语教学的教研人员应积极倡导国防语言素质培养的新理念,在教学过程中突出军事化内容的新特色,推动学员多维外语能力的新发展, 构建独特的军校外语能力测评的新体系,在全面打牢学员通用英语基础的同时, 突出国防语言素养的培养,以适应新型作战对国防语言支援力量的需要。
  参考文献
  [1] 高翔.美军第五代国防语言水平测试体系研究―兼议我军外语能力测评体系改革[J]. 《海军工程大学学报(综合版)》,2012(9):92-96.
  [2] 李宇明.中国外语规划的若干思考[J]. 外国语,2010(1):2-8.
  [3] 文秋芳,苏静.军队外语能力及其形成―来自美国《国防语言变革路线图》的启示[J].外语研究,2011(4):1-7.
  [4] 文秋芳,张天伟.美国国家外语能力建设模式分析[J].外语教学与研究,2013(6):854-864.
  [5] DoD. Language and Culture: Changing Perspective [OL]. http://prhome.defense.gov/rfm/READINESS/DLNSEO/files/ Language%20&%20Culture_Changing%20 Perspective_White%20Paper_Signed.pdf,2011.(Accessed 17/07/2013).
  [6] Department of Defense Strategic Plan for Language Skills,Regional Expertise,and Culture Capabilities 2011-2016,February 2011.http//prhome.defense.gov/Portals/52/Documents/RFM/Readiness/DLNSEO/files/LanguageCultureReportNov08_HASC.pdf.2011.(Accessed 18/06/2011).
本论文由免费论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www.osmsg.com/essay/42651.html
osmsg.com © 2016 毕业论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