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最好的毕业论文网!www.osmsg.com
太阳照在伊尔库茨克

论文作者:中等教育论文
发表时间:2017-2-18

清晨,去往伊尔库茨克,乘一辆私下载客运营的黑车,年轻的俄罗斯司机,神情淡漠地让汽车保持在时速140公里以上。
  进入伊尔库茨克市区,开始拥堵,最终抵达Карла Маркса商业街,这也是伊尔库茨克最著名的商业街,也是我所见的唯一一条路牌上有英语对照的大街:Street Karl Marx,卡尔?马克思大街。店铺是现代的,商品是现代的,建筑却如同街名一般,是苏联时代的,老旧的。有拱形的门洞通往临街宏大建筑身后的住宅区。但老旧的,只是建筑风化去的外表,风格却依然在那里。一座城市因此而让自己的历史在街上传承有序。不像我们熟悉的那些城市,以抹杀过去为攫取未来的资本,俄罗斯帝国的、苏维埃的,以及俄罗斯联邦的东西,都聚在这里。
  10点,仍是这里的清晨,卡尔?马克思大街依旧冷冷清清,许多私营公司门外的告示牌,标注工作时间还在一个小时以后。路旁的长椅着,坐着早起的老人,左手边一叠报纸,一张一张拿起来,仔细看每一行细密的文字,再无趣的文字也没有放过,只是在遇见有趣的文字时,抬起老花镜,凑近了细细看。然后,一叠报纸渐渐摞在了右边。
  白杨树将落在长椅左右的阳光摇曳得支离破碎,不知道从哪里回来的体型臃肿的俄罗斯老太太,在长椅前颤颤巍巍走过。
  与卡尔?马克思大街南侧Урицкого步行街相对的Пролетарская街路口,有一间色调明快的俄罗斯自助快餐连锁店:Аппетит,地道的俄餐,而且价格低廉。俄罗斯人喜爱的食物,罗宋汤、土豆泥,以及烹饪成各种形状的精制肉馅。那些老人,那些苏联时代过来的老人,还有着老派的细致吃法。总会有一碟奶油调配的土豆泥,然后把那些表皮坚韧的黑面包掰成小块,刮起土豆泥,一口一口,直到彼此两空。
  在伊尔库茨克,在繁华的卡尔?马克思大街最繁华处,继续向南而去的Урицкого步行街上,依然有外表风化几如齑粉的红砖墙,阳光下泛着前苏联的血红。
  伊尔库茨克的物价,几乎都低于中国同等商品的价格。在卡尔?马克思大街装饰豪华的超市,1升装各种纯果汁,统一售价48卢布,现时卢布与人民币汇率在5.2,即不足人民币10元。其中包括普通俄罗斯人最常饮用的,而在中国少见的血橙汁。肉类罐头,325克装无论牛肉、猪肉,统一售价67卢布;纯肉红肠,半斤一根82卢布;各类俄罗斯烘焙饼干,大约50卢布一斤。至于在中国涉及国家垄断的商品,在俄罗斯价格更为低廉。比如汽油,92号每升不足人民币7元。电话通信、水电燃气,更是廉价到几近福利。
  当然,还有另一件俄罗斯人的大宗生活消费品,烟草。在伊尔库茨克街头,最多的不是书报亭而是售货亭,各种进口以及国产卷烟,占据着售货亭所有的玻璃橱窗。伊尔库茨克人喜欢一种极细的卷烟,或者也是因为有降低有害物质摄入量的噱头。俄罗斯人似乎绝不会在室内公共场所吸烟,于是室外的角落里,总是有许多难耐烟瘾侵袭的可怜人。比如晚上,连续两天已经走到浑身酸痛的我,穿着人字拖挪到卡尔?马克思大街,找到最近的Subway晚餐,邻桌两位外高加索人模样的俄罗斯人,啤酒喝到一半,忽然起身走到门外,隔着玻璃橱窗看着自己的酒,抽起了烟。
  虽然伊尔库茨克州的第二大族群布里亚特人实际所占比例不足百分之四,但是他们与俄罗斯人迥异的东方人面孔实在过于明显,所以在伊尔库茨克街头,总感觉身边有无尽的中国人,虽然他们其实只是说俄语的布里亚特人。
  也许生活习惯的改变是会影响到遗传特征的,大多数生活在伊尔库茨克的布里亚特人,长相已经更像是东亚人而非蒙古人。只是在Урицкого街午餐时,一位还有典型布里亚特人长相的姑娘走过,作为蒙古人种中脸型最宽短的布里亚特人,她的脸型果然呈现横屏状态。
  所以那些生活在布里亚特人群中的俄罗斯姑娘,更是美艳的让人诅咒上帝的偏心。在俄罗斯,我还需要做些什么什么都不要。找一把Урицкого街的长椅,坐下,看那些金色或者沙色头发的、白色皮肤的、五官深峻的、腰肢有致的、双腿修长的俄罗斯姑娘。
  伊尔库茨克的机场时常由于天气原因被关闭,但火车站总是繁忙的,有轨电车叮叮当当地在车站和人群之间频繁穿过。
  这里还是百年前修筑西伯利亚铁路时的建筑,一如中国修筑胶济铁路时建成的济南火车站。不同点只在于,伊尔库茨克火车站一直在那里,在寂静的安加拉河畔。它从来没有因为什么城市发展而被拆除,再因为什么用以牟利的文化而复建。
  伊尔库茨克的公交系统是与伊尔库茨克市民的默契,是外人不能了解的秘密。公交车站没有站牌,只有大略的站名写在各种式样的公交车上。
  伊尔库茨克的电车轨道由Тимирязева街向南折向Декабрьских Событий街,是最老旧的一条街,轨道占据的两条车道,已如溪谷般凹陷,于是只能有轨电车通行,远远地独自走远,再远远地独自走来。
  有轨电车轨道在脚下交错着,我已经到了Музей Декабристов的公交车站,继续向南,Усадьба Сука Чева车站旁,是伊尔库茨克的坦克纪念碑。
  水泥基座上是一辆完整的T-34型坦克。绿漆涂装,再以白漆在炮塔两侧手写着编号134,Иркутский Комсомолец(伊尔库茨克共青团号)。
  在伊尔库茨克街头,有一辆前苏联在卫国战争后期的主力坦克,是因为134号及其众多袍泽正是由伊尔库茨克共青团重型机械厂生产。军工产业曾经并且似乎现在仍然是伊尔库茨克的支柱产业,也许伊尔库茨克的共青团重型机械厂,仍然静悄悄地躺在某处不知名的地方。
  Сухз-Батора街向北,从我们宾馆列宁大街上,可以看到恢弘的俄罗斯国家银行大楼,那栋斯大林式建筑上,还留着CCCP的字样――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这是在伊尔库茨克见到的唯一未经铲除的出现在官方机构上的苏联字样。
  而在伊尔库茨克市政府大楼正上方的俄罗斯双头鹰国徽下,隐约可以看见苏联国徽被铲除后的痕迹,有一面红旗旗杆的轮廓,蓬乱的羽毛般支棱在双头鹰的鹰首之外。清晨匆匆而过,街上的人多起来,一切如常。
本论文由免费论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www.osmsg.com/essay/42597.html
osmsg.com © 2016 毕业论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