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最好的毕业论文网!www.osmsg.com
改革开放背景下我国精神家园建设的新特点

论文作者:室内设计论文
发表时间:2017-2-7

摘 要: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取得了世界举世瞩目的成就,而与之相匹配的精神家园也呈现新的特点,精神家园在建设中注重全面、协调与可持续发展,面向世界与立足民族相统一,现实物理空间与网络虚拟领域相结合。
  关键词:改革开放; 精神家园建设; 特点
  DOI:10.15938/j.cnki.iper.2015.03.005
  中图分类号: G64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9749(2015)03-0017-04
   2012年11月,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参观中国历史博物馆时,提出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中国梦”不仅包含了中华民族经济的腾飞,也包含了中华民族文化的复兴,习近平指出:“中国梦意味着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价值体认和价值追求,意味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1]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经过三十多年的建设和发展,我国的经济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这些成就一方面得益于国家实行正确的经济体制与经济政策,另一方面也离不开与之相协调的精神文明建设与价值引领。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我国精神家园的建设也呈现出显著的时代特征。
   一、共有精神家园建设与个体精神家园建设相协调
   根据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意识对社会存在的反作用这一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精神家园建设只有符合并推进我国新时期经济社会的发展,才能体现出现实性和合理性。精神家园建设深刻的根据、建设的合理性基础,存在于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之中,存在于精神家园与社会经济作用的关系之中。这不仅因为作为一种精神文化系统,它必然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而发展,更重要的是,特定的经济社会形态之所以要求一套精神文化系统与之相匹配,就是因为它提供了一套有意义的社会文化结构。这种意义体现在:一方面精神家园建设在与承载它的外在社会结构的互动中,根据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不断调适和改变自己,通过精神家园与社会发展的互动,精神家园获得了自身存在的肯定性,否则就会沦为抽象的理念,如鱼离开了水,缺乏生存基础而必定消亡。另一方面,精神家园建设在参与社会实践活动过程中,发挥它对社会与个体的引领、导向、凝聚等作用,实现了精神家园建设的现实性以及建构了自身的价值合理性。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我国国际竞争力和影响力增强,人们生活水平大大提高,国家呈现出欣欣向荣、健康向上的精神面貌,正是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建设价值的充分体现。
   与以往传统社会的精神家园建设只注重国家层面,忽视个体需要有所不同,改革开放以来,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在建设过程中,更加注重民族精神与个体精神相协调的特点。马克思在论述利益关系时说过:“私人利益本身已经是社会所决定的利益,而且只有在社会所造成的条件下并使用社会所提供的手段,才能达到。”[2]这段话虽然讲的是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不可分割,但也可以充分说明共有精神家园与个体精神家园建设必须结合的道理。因为两者都要以经济社会发展为基础,都是为了促进社会与人的全面发展,具有价值同构性。一方面共有精神家园建设要为个体精神家园建设创造条件,并根据社会的发展变化和个体的需求,建立一套为个体既源于现实又超越现实的价值体系;这套价值体系联结着个体与社会的关系,为生活于这个社会的个体提供了价值取向、价值规范、价值实现体系,唤起了中华儿女强烈的进取与凝聚心理,并使之成为人们的共同信念和奋斗方向,成为人们行动的依据和指南。如果个体不认同所在国家或民族提供的精神文化系统,而选择另一套价值观和思想体系,不仅不可能进入这个社会而有所作为,而且会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冲突不断。正如俞吾金所言:“意识形态是一个人进入并生活在一个社会中的许可证书。一个人只有通过教化与一种意识形态认同,才可能与以这种意识形态为主导思想的社会认同。所以老黑格尔告诉我们,一个人在社会中接受的教化越多,他在该社会中就愈具有现实的力量。”[3]另一方面,个体精神家园的发展程度决定和展现着共有精神家园的发展面貌。如果共有精神家园建设不为绝大多数个体所认同,那么共有精神家园也就失去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总之,精神家园建设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它在社会结构这个有机体中是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不断调适自身要素和结构的一个过程。唯有协调好精神家园与外在社会结构以及共有精神家园与个体精神家园之间的关系,才能促进精神家园建设全面、可持续发展。
   二、面向世界与立足民族发展相统一
   在当代全球化背景下,我国精神家园建设呈现出全球性与民族性共存的特点。马克思恩格斯已经明确的指出:全球化背景下“物质的生产是如此,精神的生产也是如此。各民族的精神产品成了公共的财产,民族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日益成为不可能,于是由许多种民族和地方的文学形成一种世界的文学。[4]他们所说的世界文学中”文学“包括了艺术、哲学、科技等精神文化的所有方面。可以看出,马克思在他那个年代就已察觉到了全球化渐近的足音,并且深刻的意识到全球化不仅仅出现在物质生产领域,同样也会降临与精神生产相联系的社会文化领域。因此,面对全球化的趋势,我国新时期精神家园建设须要立足世界,这是新时期精神家园建设一个不同以往的特点。尤其是当今网络技术所构成的互联网世界,它打破了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原有的隔阂,它是一个平等的舞台,互联网为人类精神家园的实现提供了一个便捷的途径。正如美国传播学家萨穆瓦所描述的:“现代化电讯技术的发展,似乎在迅速地打破不同文化间的时空关系。由于偶然的和人为的原因,某些曾经显得遥远的,与世隔绝的文化,一下子与我们的关系密切起来。”[5]借此平台,任何作品、信息、思想都可以被广泛地流传,越来越多的人可以直接通过网络了解它、掌握它。现在知识、信息的权利不再是少部分人的特权,只要你识字、掌握电脑的基本操作,你就能及时掌握最新的信息和丰富的文化资源。概而言之,人们的精神家园随着全球化的交流,也日益丰富多彩。    但是世界性并不意味着同一性和一致性,随着交往的密切我们会发现不同民族在日常生活、建筑、食物等方面表现出差异,产生这种差异主要在于文化的深层――价值观的不同。核心价值观是一个民族文化的内核,它深深的影响着生活在这个民族的人们的思想和行为,并形成这个民族独有的性格。然而民族性格间的种种差异是如何产生的按照马克思的观点“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6]而一个国家的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又包含了这个国家以前各种、各阶段生产方式的踪迹。因此每个民族的精神家园建设也包含了这个民族或国家以前各种、各阶段的精神家园的踪迹。对于这一点,黑格尔曾对此有精辟的论述,他认为,”人类的精神文化,无不具有‘民族精神的标记’。这种民族精神传统是不断流变、生生不息的。这种传统并不仅仅是一个管家婆,只是把她所接受过来的忠实的保存着,然后毫不改变的保持着并传给后代。“它也不是一尊不动的石像,而是生命洋溢的,有如一道洪流,离开它的源头愈远,它就膨胀的愈大。”[7]比如美国民族精神一定来自美国以前的生产方式,它是由英国一些新教徒来到美国后建立起来的。而这些英国新教徒,虽然环境变了,但是他们宗教信仰的改变却很慢,因为宗教已经影响到他们生活的各个方面,影响到他们的语言。在西方的宗教文化中,神是个体的象征,个人都是上帝的儿子,每个人都与上帝发生直接的关系,优越于其他一切包括人际君臣父母夫妻兄弟的关系。因此它表现的是个体对自身的等同,在上帝的庇护与统摄下人们尽可以心安理得,无所顾忌地追求个体的实现,而不必担心任何其它后果。宗教以及由宗教文化所孕育个人主义价值观是西方精神家园建设的核心。中华民族在先秦时期(童年)所遭遇的分裂和战乱而渴望团结统一、爱好和平、勤劳勇敢、自强不息的精神,以及中华民族自诞生至今的以家为核心注重伦理的道德精神都已融入中华民族的血液,成为每一个中华民族儿女基因中的DNA,具有很强的凝聚力,她深深的影响了中华民族后来的发展。正如习近平说的:“我们生为中国人,最根本的是我们有中国人的独特精神世界,有百姓日用而不觉得价值观。”[8]
   全球化不是一个单向度的流动,而是一个双向互动的交流、交融。改革开放以来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建设主动参与全球化的文化交流中,自主吸取一切外来的优秀文化成果,增强中华民族文化的生命力、吸引力和辐射力。
   三、现实物理空间与网络虚拟领域相结合
   现代社会是一个信息社会,互联网迅速连接着千家万户,为我们的交流构架了桥梁,现代人的生活正逐步被纳入互联网之中。数字时代的预言家尼葛洛庞帝有句名言:“计算机不再只和计算机有关,它决定我们的生存。”[9]人类创造了网络,网络也给人们带了了一种全然不同的生活方式。与前网络时代相比,当今我国精神家园建设呈现出人们精神世界的现实领域和虚拟领域相结合的特点。尤其是信息社会中虚拟网络日渐成为人们精神生活的一个重要领域。
   首先,虚拟的网络世界为人们超越现实世界,提供了一个精神的栖息地。伴随着网络而诞生的“网络文化是以计算机技术和通信技术相结合为物质基础,以发送和接受信息进行人际交流而形成的一种新文化。它是人、信息、文化三位一体的产物,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信息时代的产物。”[10]网络文化并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人们的工作和生活等日常活动都按照网络的方式进行,自然而然就形成了体现人们生存方式的文化。这个文化反映了人类的生存过程的一个境况,正如丹尼?贝尔说的:“文化本是为人类生命过程提供解释系统,帮助我们对生存困境作出的一种努力。”[11]即我们通过文化来感受生活的意义和价值,也正是有了文化,生活才有了属人的意义。网络文化正是在现代社会生产力高速发展、人们生活节奏加快,人们精神压力倍增的时代背景下运用而生,由于网络具有技术平民化和空间自由化的特点,为现代化社会中人们提供了一个不同于现实世界的虚拟空间,人们可以在这虚拟空间中,心灵得到放松和自由。人们的性别、职位、收入、教育背景等因素造成的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在网络中都被屏蔽,大家都是平等的。正是网络空间的平等和自由为人们虚拟了一个平等的理想社会,人们可以在这个理想社会中,精神上得到归宿和安宁。虚拟的网络世界为人们超越现实世界,提供了一个精神的栖息地。在玛格丽特?沃特海姆的“电脑空间与基督教的天堂概念之类比”一文中,显得最为突出:“在现在这个社会和环境分裂的时代,正如早期基督徒把天堂当作超越尘世喧嚣和腐朽的理想王国一样(帝国在他们周围崩溃时,这一腐朽衰弱格外明显),今天的那些改变了宗教信仰的人也把他们的电脑空间领地视为超越尘世烦恼的世外桃源。”[12]在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专著《现代人的精神家园质量和规律研究》所进行的调查问卷中,在问到当你精神不太好时,你会采取何种途径来解决被调查的不同层次的五类人群中“上网”都被选中为最主要的方式之一。可见,网络文化中的自由和平等为人们精神生活的丰富和充实提供了一个空间。当然伴随着自由的同时也存在着一些不健康、消极的文化充斥着网络空间,给人们的精神带来污染,如网络犯罪、网络诈骗、网络色情等等,为此,当今时代我国精神家园的建设不仅要注重现实领域加强主导文化的建设,还要注重虚拟领域中加强网上思想文化阵地建设。
   其次,网络虚拟空间改变了人的活动方式和交往方式,丰富了人们的精神生活。现代社会的发展,使人们摆脱了传统社会人与人之间的依附关系,进入了建立在以物的依赖关系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阶段,人的主体性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但同时人与人之间的孤离也给现代人带来精神上从未有的孤独和苦闷。网络虚拟空间的出现正逐步改变人的活动方式和交往方式,为现代社会的人们逃离孤离提供了一个空间。“据《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4年12月底,我国网民规模达6.49亿,全年共计新增网民3117万人。互联网普及率为47.9%,较2013年底提升了2.1个百分点。”[13]自1995年来,我国因特网建设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其发展速度是惊人的。这高速的发展意味着我国虚拟生活的对象在不断扩大,区域也逐渐加大,由过去的主要集中在城市现如今已如一张大网遍布了中国的大部分地区,网络的快速发展和普及消除了生活与工作的局限,存在于网络上的社会关系不仅为过去以血缘和地缘为纽带的传统社会空间提供了一个替代空间,同时网络还使人们交往摆脱了地域的限制,将人们联合到了一个不受地域限制的有共同兴趣的社团中来,使人们的社会关系逐渐丰富。根据学者对互联网长期的跟踪调查和实证研究,证实网络确实扩展了人们的社会关系,丰富了人们的精神生活,并且发现人们通过网络认识和联系的人在线下也会照样保持联系。“Krant等发现更多用户频繁的使用网络,扩大了他们社会关系网的规模,增加了与家人和朋友之间的面对面地交流,并且更积极地参与社区活动。他们还发现互联网成功地帮助那些以前社会关系很少的人结交了新朋友。”[14]    总的来说,因特网生活方式扩大了人们的视域,拓展了人们交往和活动的领域,丰富了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为工业社会给人所带来的孤离提供了一个解决的途径。人们乐于穿梭于现实世界与网络世界之间,“虚拟和真实,有生和无生”之间的界限已经模糊。[15]
   四、主导性与多样性相统一
   传统中国社会以及改革开放前封闭的计划经济时代的中国,人们生活的范围狭小且封闭,物质生活的相对匮乏导致了人们精神生活的单一和低层次,那时期的精神家园建设注重人们思想的主导性和统一性,忽视了人们思想的差异性。随着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的运行,人们的生活方式、经济活动方式、分配方式、交往方式和思维方式、价值观念都发生了多样化的改变,精神文化呈现出多样性的特点。人们的精神生活绚丽多彩,这是中国精神文明进步的生动反映和具体体现。多种文化的相互碰撞出现了文化的交流和融合,同时也伴随着文化的冲突和对抗,在多元文化冲突中,各种社会思潮为中国民众提供了观念截然不同甚至完全对立的信仰选择。人们的思想出现了迷茫和困惑,信仰的缺失、道德的滑坡以及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蔓延等严重影响了人们精神生活的质量。时代的发展和现实的境遇使得我国精神家园呈现出多样性和主导性相统一的特点。当今我国精神家园建设既要尊重个体差异,同时加强思想文化的主导性,即在建设方向、理论基础、共同理想等方面必须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主导。正如张岱年所说“每一个民族的每一时代的文化,都构成一个体系。在每一个时代的文化体系中,必然有一个主导思想成为占统治地位的思想。而在这主导思想之中,又有多种支流思想。如果对于那些与主导思想不同的各种支流思想采取压抑的态度,必然引起文化发展的停滞。如果各种支流思想杂然并陈,纷纭错综,而没有一个占统治地位的主导思想,则不利于社会秩序的稳定。从世界文化史来看,每一民族每一时代的文化,既须确立一个主导思想,又须容许不同流派的存在,才能促进文化的健康发展。”[16]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中华民族文化的价值凝练。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意见》明确指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是国家层面的价值目标,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是社会层面的价值取向,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是个人层面的价值准则,这是24个字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本内容,为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供了基本遵循。”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有效的整合了各种文化资源,博览众长,有利于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形成一个积极、健康的精神文化生态系统,增强共有精神家园的包容性和辐射性。此外,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统领各种社会思潮,为不同民族、不同文化、不同地区的中国人在当今多元、多样的价值观选择中提出了目标和指明了方向,增强了共有精神家园的凝聚力和向心力。邓小平就曾这样指出:“要团结就要有共同的理想和坚定的信念。我们过去几十年艰苦奋斗,就是靠用坚定的信念把人们团结起来,为人民自己的利益而奋斗。没有这样的信念,就没有凝聚力。没有这样的信念,就没有一切。”[17]概而述之,我国精神家园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下,建设一套满足不同人精神需求的多层次、多样化的精神文化系统,这既体现了以此为核心的精神家园对民众现实生活和人类发展的终极关怀,同时也为不同阶层的人们提供了一个展现自我的精神领域。
  参考文献
  [1][8]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4:161,171.
  [2]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四十六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102-103.
  [3] 俞吾金.意识形态论[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3:3.
  [4] 参阅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276.
  [5] [美]拉里?A?萨姆瓦等著.跨文化传通[M].陈雷,龚光明译.北京:三联书店,1988:2-3.
  [6]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二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32.
  [7] [德]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第一卷)[M].贺麟,王太庆译.北京:三联书店,1956:8.
  [9] [美]尼葛洛庞帝.数字化生存[M].海口:海南出版社,1998:15.
  [10] 江潜著.数字家园――网络传播与文化[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1:52.
  [11] [美]丹尼尔?贝尔著.资本主义文化矛盾[M].赵一凡,蒲隆,任晓晋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9:24.
  [12] 转引自[英]齐格蒙特鲍曼著.全球化――人类的后果[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1:20.
  [13] 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EB/OL].http://news.mydrivers.com/1/381/381898.htm
  [14][15] [美]曼纽尔?卡斯特主编.网络社会――跨文化的视角[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246-247,246-247.
  [16] 张岱年著.文化与价值[M].北京:新华出版社,2004:75.
  [17] 邓小平文选(第三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190.
  [责任编辑:张俊华]
本论文由免费论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www.osmsg.com/essay/42480.html
osmsg.com © 2016 毕业论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