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最好的毕业论文网!www.osmsg.com
东亚一体化与中国外交模式转变与思考

论文作者:机电论文
发表时间:2017-1-31

【文章摘要】
  以东盟为主导的东亚一体化已历时不短,中国始终以推动者的角色通过多边外交发挥积极作用。在东亚国际关系历程中,中国的外交模式是有一个从双边主义向多边主义转变的过程的。这样的转变是中国融入西方国际关系话语的产物,对中国的外交产生了正反两方面深远影响。
  【关键词】
  东亚一体化;朝贡制度;多边外交
  1 东亚一体化构建模式转变――从双边到多边
  从历史维度探讨东亚一体化建构模式,学者的分类不尽相同。张小明认为,东亚“朝贡体系”是东亚历史上的第一个一体化模式,这一模式随着近代中国的没落而崩溃;以日本为中心的“大东亚共荣圈”是第二个一体化模式,这一模式随着二战日本的战败而粉碎;冷战后,以东盟为主导的东亚一体化进程是历史上第三次一体化模式,但这一模式至今发展水平低,成果少。
  我们暂且不论朝贡体系下的东亚秩序以及二战时日本制造的“大东亚共荣圈”是否属于现代国际关系意义上的区域一体化概念范畴,但就东亚历史上出现过的这三类域内国家间关系模式而言,国家间的认同与行为方式均发生了实质性改变。
  区域一体化是现代国际关系语境下的概念。体现的是西方民族国家为参与主体的有目的性的国家行为。一体化强调的是多边主义、制度规范、区域认同,与传统朝贡体系所强调的双边主义、强势(主导)国家的自我约束、文化魅力。在“东盟+3”的进程中,“东盟+1”取得的进展更大、更快。而纵观一体化模式的历史沿革,体现了一种从双边主义向多边主义转型的特点。这也完全反映在了中国参与现有东亚一体化进程的外交实践之中。
  2 东亚一体化进程中的中国多边外交
  中国参与东亚一体化进程所开展的多边外交主要包括东盟―中国、东盟―中日韩、东亚峰会等一系列多级别多边会议。中国对于东亚一体化的原则立场是:反对大国共治或大国主宰地区事务。总体看来,东亚全面一体化前景仍不明朗,而经济一体化合作成果显著。
  东亚经济一体化最早由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提出,特别是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中,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与亚太经合组织拒绝采取措施,而中国坚持人民币不贬值,以及一系列援助行动,使得东盟国家认识到“中国经济对东南亚至关重要,中国愿意在关键时刻向东盟伸出援助之手。”并且需要在更大的范围内构建一体化合作来挽救、壮大自己。而中国在提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之后,的一系列如“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睦邻、安邻、富邻”以及“周边是首要”等政策或外交布局,事实上为双方开展密切合作提供了良好的基础。
  “10+1”机制是中国打消周边国家对中国快速发展疑虑、营造和平稳定周边环境乃至促进东亚对话合作外交活动的起点与依托。该机制以经济合作为重点,逐渐向政治、安全、文化等领域拓展,在首脑、部长、高官、工作层等四个层面展开合作。
  “东盟+中日韩”机制为主导,将能够极大的带动东亚地区的一体化进程。“10+3”机制是东盟推动并主导的地区一体化机制。这一机制被认为是最符合中国利益的一体化机制。
  东亚峰会是东盟推动建立的东亚一体化进程模式之一。从2005年第1届峰会确认东亚共同体是东亚一体化的政治目标往后,到2009年第四届东亚峰会,会议每届提出一个主题,侧重一个功能领域的区域合作。2011年第6届峰会,美俄两国加入东亚峰会.而此后2012年的第7届东亚峰会,则又开始提出在金融、能源等六大领域扩大合作。
  在区域一体化进程中,中国坚持东盟这一多边组织的主导与制度核心地位。这不仅体现了决策者出于传统安全视角的考虑对于多边组织可能被用来阻碍干扰中国安全及发展的担忧,而体现了中国对于域内国家针对一体化进程主导权博弈的理解与认识,以及东亚一体化与中国和平发展之间关系的权衡。面对在短期内无法根本改变地区格局的情况下,中国如何积极调整利益与立场,如何应对域内实力博弈,在区域一体化进程中扮演什么作用就成为需要考虑的问题。
  3 东亚一体化进程中的中国因素
  随着东亚经济的整体发展,相关国家对东亚一体化进程的走向愈加关注:中国作为地区性大国及传统的文化主导者,东盟作为一个整体被支持为现有一体化进程主导者,日本长久以来对于地区一体化进程主导权的觊觎,美国出于自身利益考虑维护地区霸权,澳大利亚希望通过“亚太共同体”的建立来分享东亚的发展红利。
  细数东亚峰会的参加国,可以看到美国在进程中的影响力。美国本身在东亚拥有巨大的霸权利益和影响力,细化可以分出许多领域,加之重返亚太,势必维持东亚一体化进程的主导权,至少会极力避免被边缘化甚至被排除到进程之外,这样的局面短期内难以改变。
  如此看来,也就不难理解中国政府始终坚持东盟作为整体主导东亚一体化进程与制度核心地位了。由此,抓住“10+3”作为一体化进程的主渠道,就是抓住了遏制一体化进程中的对我牵制力量的关键。在一体化进程中,积极调整自己的利益,放眼长远,用中国智慧和东方思维来推动东亚一体化进程。
  魏玲老师将东亚一体化规范进程表述为,规范的本土与国际折中、现代与后现代的折中。笔者认为,东亚一体化规范进程,将实际是儒家话语与西方现代国际关系话语的中和。本质是儒家文话对未来国际关系形态的塑造的判断问题。儒家重伦理,重意义;西方重利益,重规则。但儒家最终关注于整体,而西方文化落实于自我。笔者觉得,学者们关注的重点应该转向传统儒家语境对于现代国际关系的改造与影响上,而这样的研究,东亚一体化进程就是很好的落脚点。
  从朝贡体系到现有东亚一体化进程的东盟模式,中国的外交展现的是从双边主义向多边主义的转变,但是中国外交未来的走向,中国外交然后走的更远,这远比参与东亚一体化进程这一阶段性实践重要的多。客观、历史地审视历史会,从历史中获取有益经验,这是东方文明的大智慧,以东亚一体化为契机,我国乃至东亚的学者对于传统儒家国际关系话语的研究必将意义重大。
  【参考文献】
  [1]参见张小明.《东亚共同体建设:历史模式与秩序观念》,《世界经济与政治论坛》,2011年1月第1期
  [2] 《中国―东盟名人小组报告》,第14页
  [3]魏玲.《东亚进程与中国外交:新格局、新均衡、新作为―从东亚峰会说开去》,《外交评论》,2011年第6期
  【作者简介】
  马萧萧(1986-),男,汉族,浙江湖州人,硕士,专业:国际关系。
本论文由免费论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www.osmsg.com/essay/42095.html
osmsg.com © 2016 毕业论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