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最好的毕业论文网!www.osmsg.com
解读《西游降魔篇》:周星驰的蜕变

论文作者:机电论文
发表时间:2016-12-9

摘 要:电影创作的核心是导演,但“东方好莱坞”香港出现的明星主宰系列电影风格的神话却成为特例,其中周星驰电影更为典型。周星驰的电影被标示为“无厘头”风格,在故事情节和视听形象上都开创了一种独特的话语体系[1]。而他从一位演员到一位导演的转变,更经历了多年的历练,本文将周星驰作为演员的代表作《大话西游系列》与其作为导演的最新作品《西游降魔篇》进行对比评论,阐述周星驰先成“魔”,后成“佛”的蜕变。
  关键词:大话西游;西游降魔篇;蜕变
  中图分类号:J9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8122(2014)08-0102-02
  一、引 言
  四大名著中,《西游记》是最容易被改编成电影的作品,影视作品中,86版影视剧珠玉在前,张纪中遵守原著却只落得照本宣科。说到电影作品,就不得不提到刘镇伟版的《大话西游》了,这部作品有着浓郁的周星驰风格,也视为周氏电影不可不提的经典名作。随着时间的推移,还是会有人将其拿出来进行反复咀嚼,以为经典便是不可逾越,以为不超越实为无作为。其实,所谓经典,必然不可复制,后来者,只消另辟蹊径。
  由周星驰再次触及“西游”题材,可谓是众人期盼,也可以再度引燃“大话”迷的热血。香港电影人用两种态度处理电影制作出品:其一,大量粗制和翻新曾经的招牌作品;其二,放缓进度不断磨合内地市场。如果说王晶和黄百鸣属于前者,那么周星驰和王家卫绝对属于后者。
  周星驰花了四年时间重塑《西游降魔篇》,2013年贺岁档终于问世。与以往不同,周星驰抹去浮夸的表情,从“七仔”中爸爸的严肃淡定到这次完全隐匿于摄像机后,不再出镜,完全过渡到了“周导”。
  但这次的“大话”也面临着艰难的突破――众所周知,刘镇伟已经把《大话西游》的套路挖掘至尽,《情癫大圣》和《月光宝盒》似乎代表着“大话”题材已经诠释的淋漓尽致,没有可以走下去的可能。其实当年的《大话西游》刚进入市场并没有可观的票房,但时隔几年后却成为庙堂之作,尤其在高校中一度风靡,归其原因,正是因为它背后有着属于香港特殊时代的烙印,而学生们在其中寻找到了身份归属。
  大众文化对大学校园的渗透无疑为大学校园注入了一股新鲜的活力。同时也促进了周星驰电影在大学生中的广泛流行,对大学生文化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他的电影也被大多数学者,尤其是文化研究领域方面的学者冠名为无厘头式的喜剧。北大、清华学子对周星驰电影《大话西游》的追捧以及周星驰的北大演讲之行在大学生中掀起了一股“周星驰”热[2]。
  如今回看《大话西游》的成功,主要在于它运用后现代“解构”的理论与方法,呈现出一种超前的思维拓展模式,很早就开拓了如今大为流行的时空穿越叙事手法。
  《西游降魔篇》似乎更像是外传,你也可以说它是“大话”的前传。但对周星驰本人来说,则是他当下的心境写照――先成魔,后成佛的蜕变。
  二、从“打服”到“心服”
  周星驰一向钟情于复古风,不管是《少林足球》还是《功夫》,在时代设定,人物定位都透露着怀旧的意味,其中《功夫》在怀旧的氛围中,也把星爷一直以来的“小人物逆袭”套路用到了极致。
  《长江七号》则是星爷的一个突破,放下了他的“李小龙”情结,表现出了他心底的那份纯真、童趣。超前的思维意识使他十年前就利用了“来自星星的‘七仔’”,使整部影片都充满着酸涩的甜蜜,让观众们笑中带泪,哭泣中微笑。
  到了《西游降魔篇》中,周星驰把妖魔的世界展现得冷峻严谨,沙悟净、猪刚烈、孙悟空的造型都丑陋无比,杀戮的场面也十分血腥,将所谓的“心魔”刻画得黑暗到底,而最后收服孙悟空的场景中,佛光普照,如来佛的手掌从外太空伸向地球压制大猩猩,这个场景胜似《功夫》中如来神掌从天而降的阵势,但远远比《功夫》更有深意。在《功夫》结尾时,周星驰还会自负地说一句“你想学我教你啊!”,主人公的生活状态并没有改变,而《西游降魔篇》的最后,便是菩提树下“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的感而化之了。
  同样《功夫》里,火云邪神最后是被打服了,被压在神掌之下,而《西游降魔篇》里,孙悟空、猪悟能、沙悟净这三个徒弟最终驱走了心里的心魔,皈依佛门则是心服了。换言之,火云邪神恢复元气之后,可能会重蹈覆辙,卷土重来,而三个徒弟则只会安心跟着唐僧西天取经了。细致的观众可能会注意到火云邪神与孙悟空的造型十分相似,这也算是周星驰设计的二次阐述了。
  三、“段小姐”为“紫霞的遗憾”画上句号
  文章扮演的唐三藏基本上在力求照搬至尊宝的神韵,舒淇也几乎是按着紫霞仙子的套路在临摹。只是,眼下看着新人笑,心中只念旧人哭。
  紫霞与段小姐一样为了真爱,可以放弃一切。她们都在寻找那个“意中人”,一见钟情,义无反顾的爱上,希望可以与其举案齐眉,幸福生活。可往往事与愿违,她们都在“错的时间,错的地点,遇到了对的人。”虽然她们际遇相同,但是段小姐远远比紫霞幸福,她与陈玄奘虽只有很短的一瞬间彼此拥有,但陈玄奘赶在段小姐前说出了“我爱你”三个字,两个人有了片刻的永恒,而至尊宝与紫霞在时空轮回中却不停地错过,至尊宝虽亲眼看到了“椰子”上紫霞的眼泪,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偏执与狂妄,但最终都没有来得及亲口对自己心爱的人说出那三个字“我爱你”,让紫霞抱憾离去。
  这两个敢于追求自己幸福的女人,都不畏惧为自己所爱的人献出生命,十九年前的《大话西游》中,紫霞终究没有听到至尊宝说出那三个字,只留下那句经典台词“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失去以后才会后悔莫及……”;十九年后,段小姐在陈玄奘的怀抱中带着他的爱离开,最后助他悟出了“有过痛苦,才能了解众生的痛苦;有过执着,才能放下执着;有过牵挂,才能了无牵挂。”让他真正领悟了“大爱”的含义,具有了普度天下的慧根。
  当年至尊宝与紫霞的遗憾,化成了转世后城门上的一吻,终于在《西游降魔篇》中让陈玄奘与段小姐画上了相对圆满的句号。
  四、从“丑”到“善”
  审丑风格无处不在得洋溢在周星驰的作品中,他可以让莫文蔚龅牙眯眼,可以让赵薇蓬发光头,可以让如花随时客串在有关美女的各种想象中。
  相比这些,本片中的舒淇已经算是幸运,但其男性化的性格以及总是花脸猫一样的妆容,还是让这位美女降落凡尘显得更接地气一些。周星驰将玄奘法师的三位高徒,以极恶的形象带入,以极丑的样貌示人,以极黑暗的方式演绎,还原其妖性,解构其原貌,并以极悲的故事以情感人。树立了“因爱生恨,积怨成魔的暴戾有所理解,也让人对佛法无边心生信笃。丑,三妖均难以入目;美,以荒山莲花为景。周星驰对于美丽事物的感受,同样令人惊艳,记得佛手覆盖,空渺中青草飘洒,一颗青葱菩提树下,顽猴剔除魔性,是为真善。
  五、从“小爱”到“大爱”
  周星驰喜欢以游戏来消解崇高,将荒诞代替正说,消解了历史意义,深度被削平,走向了平面化。虽然至今对周星驰的作品大多仍认为全无教化意义,可笔者认为在狂欢的浮华之下隐藏了属于后现代社会的深层次东西,他的作品开始返璞归真,并且逐渐将之通过流泪的幽默展现了出来[3]。
  《西游降魔篇》和《大话西游》在风格上大不相同,《大话西游》诙谐有趣,又感人至深,《西游降魔篇》黑暗、血腥、残忍又冷静,当然在很多时候也有趣,两者的主线很相似,都是孙悟空/唐三藏在经过了生离死别后,走上取经之路。但《大话西游》的重点在“生离死别的爱情”,《西游降魔篇》的重点则在“小爱到大爱的顿悟”。
  因此,在境界上,比《大话西游》要高出许多,周星驰也从取悦观众,开始变成引导观众,引导而不是说教,这是《西游降魔篇》的可贵之处。从“孙悟空”到“玄奘”,从消除魔性到立地成佛,这恰恰是周星驰的从“无厘头”到“喜剧之王”,从“魔”到“佛”的蜕变。
  参考文献:
  [1] 张燕.代言人?无厘头?温情――阅读周星驰电影[J].北京电影学院学报,2000(3).
  [2] 许承宁.从“无厘头”电影到“戏仿”人生[D].首都师范大学,2009.
  [3] 赵莹华,张旭.周星驰“无厘头”式的感动[J].安徽文学(下半月),2008(5).
本论文由免费论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www.osmsg.com/essay/40622.html
osmsg.com © 2016 毕业论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