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最好的毕业论文网!www.osmsg.com
周国平 哲学家的幸福朝圣路

论文作者:哲学论文
发表时间:2016-9-12

中国缺乏精神阅读的风气,大多数人的阅读是实用主义,将阅读视为自己成功的敲门砖,而纯粹的精神阅读没有形成强大的风气。真正意义上的读书,是读书成为生活的必需、精神上的必需,在这个意义上,中国爱读书的人真的太少了。所以这在互联网时代一下子就显出来了,外国人也有手机,但只有中国人天天低头玩手机看手机。而在西方,很多普通的平民,他们平时也不看电视,更很少上网,他们的爱好依旧是看书,纯粹的享受,没有任何功利色彩。而一个民族不爱读书,坏处就太多了。
  周国平1945年生于上海,1967年毕业于北大哲学系,1981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哲学系;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当代著名学者、散文家、哲学家、作家,是中国研究哲学家尼采的著名学者之一。
  人生的价值,可用两个词来代表,一是幸福,二是优秀。优秀,就是人之为人的精神禀赋发育良好,成为人性意义上的真正的人。幸福,最重要的成分也是精神上的享受,因而是以优秀为前提的。由此可见,二者皆取决于人性的健康生长和全面发展,而教育的使命即在于此。
  人生问题和教育问题是相通的,做人和教人在根本上是一致的,人生中最值得追求的东西,也就是教育上最应该让学生得到的东西。这构成了作者思考教育问题的基本立足点。
  在大众眼中,周国平并不是一位哲学老师,更像一位心灵导师,从哲学角度探讨“幸福的哲学”、“人生的意义”。周国平显然不是一个象牙塔学者,他将自己专业领域研究尼采的内容也加以通俗化,甚至将西方哲学史加进了给中学生的演讲,网上还流传着各种版本的“周国平语录”。此外,他还是畅销书作家,出版的学术专著和随笔集累计销量达2000万册。
  其作品充满了人生的智慧,融理性和激情于一体,笔调清新自然,深受读者喜爱。他的作品《周国平文集》第二卷中《白兔和月亮》、《落难的王子》选入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在《语文》七年级上册,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
  近十几年的高考语文试卷和模拟试卷中,不少占分数比重很大的现代文阅读的文章都是选自周国平的散文。周国平却毫不留情地说这种考查方式“很荒唐”,还说自己几年前曾经做过一份语文阅读题,分析自己的散文,对照标准答案后自己只得了69分。周国平说到这里哈哈大笑,接着严肃地批评了当下的语文应试教育:“现在的语文教学用这种方式,完全是违背教学应该做的事。这样做完全不能提高人的水平,反而是压制了语文水平,不能发展。”
  《周国平论教育》是他第一本系统梳理其教育思考的随笔,从其哲学专业背景出发的。他在哲学上做的工作,大多是对人生问题的思考。不过,人生问题和教育问题是相通的,做人和教人在根本上是一致的,人生中最值得追求的东西,也就是教育上最应该让学生得到的东西。这构成了他思考教育问题的基本立足点。这本书中切中今日教育的弊病,呼吁我们的教育回归常识,回到教育之为教育的最基本的道理上来。他认为教育的使命就在于人性的健康生长和全面发展,就在于让人成为人性意义上的正真的人,并幸福地生活着。
  从《妞妞――一个父亲的札记》到《宝贝,宝贝》
  十年来,有许多人为它流眼泪,也有个别人朝它啐唾沫。书有自己的命运,决定这命运的首先是读者,最终是时间,惟独不是作者。我自己的感觉是,随着岁月的流逝,这本书离我越来越远,它不再属于我。
  周国平觉得自己的三段婚姻容易留给别人太多的遐想和猜测。
  北大毕业后在广西,周国平第一次结婚,爱人是北京的高中生。为了避免插队,她去了西藏。他们当时频频通信,在广西那样的地方,她似乎是周国平最好的结婚选择。结婚后,她就从西藏调到了广西。第一次婚姻失败,最主要的还是两人个性上巨大的差距。当然,这也和周国平后来考研到了北京,生活发生变化有关系。1978年,恢复高考的消息让他看到了一线希望,那年周国平顺利地收到研究生录取通知书。他离开了广西的山沟,离开了心事重重的结发妻子。
  1980年的春天,结束了第一次婚姻后,雨儿成了周国平的妻子。在周国平的眼里,这才是他的初恋。当时他是研究生,雨儿是北师大的学生。在自传中,周国平披露,“雨儿改变了我的生活态度”。当他重新考研回到北京时,已经年过三十,经历了种种磨难的他,认为生活已经过去了,但雨儿让他觉得他还能恋爱,全新的生活可以从此展开。周国平43岁的时候有了女儿妞妞,当时周国平和雨儿知道的唯一的治疗方法就是切除眼球,雨儿有一次在路上看到一个盲人摸索着行走,回来不停念叨:妞妞不能没有眼睛……然而患有恶性眼底肿瘤的妞妞一岁半就离去了,而婚姻也在不久后终结。周国平后来为女儿写了――《妞妞,一个父亲的札记》。这本书曾经让很多人为之动容。
  这不是一本书,而是一个父亲用感情的一砖一瓦垒筑起来的一座坟!周国平是一个哲学家,更是一个父亲,一个爱他的孩子胜过一切哲学的父亲,甚至只要他的孩子活着,随便什么哲学死去都好。这本书感动了一个时期的中国人,尤其是为人父母者。
  1997年10月,52岁的周国平与比小他22岁的红开始了他的第三次婚姻生活;并有了他的第二个女儿―――啾啾。
  当年的《妞妞》,以哲学的悲恸感动了无数人,几乎所有的父母都不忍却又忍不住去读她;此次《宝贝,宝贝》描写的就是妞妞的妹妹――啾啾的故事,周国平在经历中年丧女又老年得子后多年的思考与积淀,记录了女儿在七岁前的成长过程中的父爱、哲思和父女亲情。
  女儿,就是书名中第一个“宝贝”的含义,是小爱,养育小生命的过程是最宝贵的人生经历,特别是生命早期的精彩纷呈及幼儿的心智成长是最奇妙的精神现象,这就是第二个“宝贝”。书中文字交织着一位父亲对女儿的深情和自然流露的哲学大师风范。
  人活在世上,除吃睡之外,不外乎做事情和与人交往,它们构成了生活的主要内容。做事情,包括为谋生需要而做的,即所谓本职业务,也包括出于兴趣、爱好、志向、野心、使命感等等而做的,即所谓事业。   周国平不但嗜爱读书,而且有购书和藏书的癖好。他说:“事实上,在书的乐趣中,购和藏占了相当一部分。爱书的朋友聚到一起,说起自己购得一本好书时的那份得意,听到别人藏有一本好书时的那股羡慕,就是明证。”谈及逛旧书店的种种乐趣,周国平兴致盎然:“当我偶尔从旧书店或书市廉价买到从前想买而错过或嫌贵而却步的书时,感到有过节一般的快乐,那份快乐简直不亚于富贾一举买下整座图书馆的快乐。”由于在购书过程中倾注了心血,交织着情感,因此,爱书的周国平即使在别的方面慷慨大度,对于书却总不免有几分吝啬。他说,这缘于“每个爱书的人想必都体会过借书与人时的复杂心情,尤其是自己喜欢的书,一旦借出,就朝夕盼归,万一有去无回,就像死了一位亲人一样,在心中为它筑了一座缅怀的墓。”
  因此,周国平总喜欢把书比作“友人”或“伴侣”。他说常置案头的“座右书”是些最知己的朋友,又说翻开新书的心情就像在寂寞的人生旅途上为自己搜寻新的伴侣,而随手打开一本熟悉的书则像是不期而遇一位老友。他还借吉辛之口叹息那些无缘再读一遍的好书如同从前偶然邂逅的友人,倘若临终时记起它们,“这最后的诀别之中将含着怎样的惋惜”!
  当今有不少爱读书的人,读到后来,有一天自己会拿起笔来写书,周国平也是其中之一。由于勤奋笔耕,他现已成为一位著名的散文家。周国平告诉记者:“我承认我从写作中获得了许多快乐,但是,这种快乐并不能代替读书的快乐。有时候我还觉得,写作侵占了我的读书时间,使我蒙受了损失。写作毕竟是一种劳动和支出,而读书纯粹是享受和收入。我向自己发愿,今后要少写多读,人生几何,我不该亏待了自己。”
  幸福是生命意义得到实现的鲜明感觉。一个人在苦难中也可以感觉到生命意义的实现乃至最高的实现,因此苦难与幸福未必是互相排斥的。但是,在更多的情况下,人们在苦难中感觉到的却是生命意义的受挫。我相信,即使是这样,只要没有被苦难彻底击败,苦难仍会深化一个人对于生命意义的认识。
  痛苦和欢乐是生命力的自我享受。最可悲的是生命力的乏弱,既无欢乐,也无痛苦。
  多数时候,我们生活在外部世界上,忙于琐碎的日常生活,忙于工作、交际和娱乐,难得有时间想一想自己,也难得有时间想一想人生。可是,当我们遭到突如其来的灾难时,我们忙碌的身子一下子停了下来。灾难打断了我们所习惯的生活,同时也提供了一个机会,迫使我们与外界事物拉开了一个距离,回到了自己。只要我们善于利用这个机会,肯于思考,就会对人生获得一种新的眼光。一个历尽坎坷而仍然热爱人生的人,他胸中一定藏着许多从痛苦中提炼的珍宝。
  历程评述:
  周国平不是教育家却对时下中国社会的教育问题提出了批评和建议,他是个哲学家,却用异常敏感细腻的语言描述了自己孩子成长的经历以及自己为人父的心路历程。读书人的通病就是忍不住痛扁时弊,应该用怎样的态度来抵制顽冥不灵的社会习气呢周国平给我们一个很好的榜样,那就是从人生说起,关于幸福关于苦难关于人性光辉,一点一点地教化每一个渴求获得灵魂安稳的人。
本论文由免费论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www.osmsg.com/essay/34839.html
osmsg.com © 2016 毕业论文网